司徒哲的脸上虽然平静,但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的恼怒。

  毕竟是满怀期待而来。

  可是进来才发现,拼死拼活闯进来的,压根就是一座空墓。

  对。

  空墓。

  司徒哲已经发现这里根本就是一座空墓,只是被大能力者进行了改造,所以看起来像是一座建立在风水灵穴上的大墓。

  先前他没能发现。

  一来是改造的极为真实。

  二来是他对于天书的迫切心理,让他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而既然可以确定是被改造的空墓,在想想刚开被打开的青铜门,司徒哲不难猜出这是有人在故意算计自己。

  而到底是何人。

  他心中却也有了个大概。

  有了火气的司徒哲,那当真是手段频出,这走廊上的重重机关几乎就没在发挥什么作用,只没多久,司徒哲就带着人来到了走廊的尽头。

  破败的主墓室。

  之所以说破败,是因为主墓室的一半因为地震出现了崩塌,看起来乱糟糟的一片。

  而正当司徒哲等人踏进这主墓室的下一秒。

  秦宁带着几分戏虐的声音就是在耳畔响起“哟,老弟来了?”

  “秦宁!”

  司徒哲微微眯了眯眼睛。

  而骆王则是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宁,脱口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废话。”

  秦宁翻了翻白眼,不屑的说道“你们拿到的线索是我告诉陆余恨的,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可能!”

  骆王想也不想就是道“陆余恨不可能和你合作。”

  秦宁瞥了他一眼,不屑道“瞧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陆余恨能爬到青衣会的第二把交椅上,为人处世怎么可能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他如果真只吊着一棵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这个该死的陆余恨!”

  骆王咬牙切齿。

  只恨不得将陆余恨千刀万剐。

  司徒哲倒是没在这点上太纠结,既然被欺骗了,之后在报仇就是了,没必要恼羞成怒,他看了一眼四周,而后目光落在秦宁身上,道“能把一座废弃的墓穴改造的与灵穴一般无二,这应该不是你的手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王越峰的手笔吧?放眼天下,也只有拿着灵龙骨的王越峰有这般逆天手段。”

  “正是在下。”

  王越峰的声音响起。

  但见他手持灵龙骨,在暗处缓缓走了出来。

  成功将曾经的道门天骄欺骗,王越峰却没有任何得意的,脸上古井不波,平静如死水一般。

  “装什么?”

  秦宁翻了翻白眼。

  对王越峰极为不屑。

  旁人或许会被王越峰道貌岸然的样给骗了,但秦宁不会,他深知这货曾经陪着老瞎子走南闯北,什么样的窑子没进过?

  老瞎子为何待他如亲孙子?

  一是因为王越峰一脉和天相门的确亲密。

  二却是因为臭味相投。

  老瞎子也曾说,年轻时候的王越峰,是最对他脾气的。

  潇洒,坦荡,不拘小节。

  说白了,就是会玩。

  可惜的是。

  自打王越峰上了年纪,在当上憾龙门掌门后,就变的会装了。

  这也让老瞎子曾不止一次唾骂这厮忘了初心。

  “果真是你。”

  司徒哲看着王越峰,眼中多了些许的凝重。

  赤手空拳的王越峰,他不怕,哪怕自己还在身负重伤,毕竟王越峰本质上还是个老头。

  但是手持灵龙骨。

  那简直就是青铜变王者,乌鸦变凤凰了。

  就算是自己没有受伤,依旧是全盛时期,那估摸对上了,自己拼尽全力也就是个五五开,还得对面放水的情况下。

  这可不是司徒哲妄自菲薄。

  全然灵龙骨太过变态。

  想想李老道这菜的抠脚的渣渣拿着灵龙骨,都敢跟鬼相门的老不死叫板,就可以想象灵龙骨的厉害了。

  王越峰也在打量着司徒哲,道“一晃十五年,没想到你我在见竟然是这般方式,想当初…罢了罢了,司徒哲,这十多年来,你杀我憾龙门弟子数人,今日出手,却也不是多管闲事。”

  他手中灵龙骨一晃。

  司徒哲顿觉压力如泰山压顶。

  冷哼了一声。

  司徒哲沉声道“好,在下也早就想见识见识憾龙门灵龙骨的威力!”

  只是还没出手。

  秦宁却开口道“司徒哲,你还真是不心疼你这些手下呢?以你的本事,明明可以让他们一路安然无恙,可你偏偏让他们死上几个,啧,现在还让他们来我这送死,你到底怎么想的?”

  骆王等人也是下意识的看向司徒哲。

  毕竟在得知这里是空墓后,司徒哲可是一路强拆来的,那份手段,的确可以让在之前的路上平平安安。

  司徒哲没有说话。

  而秦宁则是冷笑了一声,道“我来替你回答,因为天书有大因果,任何人取之必须要付出代价,你带来的这些手下明面上是来给你打下手的,其实就是替你送死来抵消天书因果,我说的对吗?”

  骆王等一群人顿时面面相觑。

  眼中亦是带着些许的恐慌。

  纷纷盯着司徒哲,想得到一个答案。

  但司徒哲不喜欢否认,所以很干脆的说道“不错。”

  这一下子让骆王等人心里都是炸了锅。

  毕竟为了鬼相门出生入死。

  结果到头来就是个祭品?

  司徒哲淡淡的说道“他们为天书献祭,自然也可因天书而重生。”

  “够他妈扯淡的。”

  秦宁淬了口唾沫,道“这理由也就是忽悠忽悠傻子了,不过我决定还是配合你一次,我今天把他们埋在这,等你若真找到天书,我也想看看能不能复活!”

  说着。

  他纵身一跃。

  看着骆王这伙人,道“你们一起上吧。”

  这群家伙你看我,我看你。

  却是没一人敢出手。

  而林敬则是低声道“爷爷?”

  “莫慌。”

  林如洋摇了摇头,目光阴测测的盯着秦宁,想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出手。

  但是这机会没等到。

  他忽然感觉四周环境变了。

  变的如荒野沙漠一般。

  烈阳高照,只让人痛苦难当。

  “方莱!”

  林如洋眼中闪过恨意,道“区区幻术,也敢拦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