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韩瑞轩设计,摔下悬崖后,只金晶和她的父亲救了我。”韩瑞辰捏着苏颜宁的手,缓缓道来,“我的腿受了伤,无法行走,所以就一直留在她家里养伤,后来被韩瑞轩找到,金晶的父亲为了救我……”

  韩瑞辰顿了顿,没有再说话。

  苏颜宁猜到了什么,她眸子闪了闪,试探性地问道,“他死了?”

  韩瑞辰点点头。

  苏颜宁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她现在总算知道韩瑞辰对金晶是什么感觉了,即便他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但他始终觉得自己对她有亏欠,所以才会送别墅又送钱。

  “瑞辰,我知道你心里有亏欠,但是金晶她喜欢你,你不应该将她留在身边。”这样反而会害了她。

  苏颜宁说的这些,韩瑞辰自然也清楚。

  但金晶就像是口香糖似的,粘上他后怎么都不肯离开了。

  “颜宁,你给我一点时间处理,我发誓,我一定会劝她离开的。”

  苏颜宁点点头,她看着韩瑞辰,忽然问道,“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占人家的便宜?”

  韩瑞辰心虚地垂下眼皮,想也不想就摇头,“没有,我……我的心里都是你,我不会去碰其他的女人。”

  虽然他说话时语气坚定,但眼神闪躲,显然是在说谎。

  那次虽然喝了酒,但他们是在同一张床上醒来的,所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和金晶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苏颜宁对韩瑞辰一直都是百分百的信任,听见他这么说,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她将韩瑞辰的手握在掌心,“我相信你,既然你不想伤害金晶,那我就再给你一段时间处理。”

  韩瑞辰闻言,欣喜的看着她,“颜宁,那你不生气了?”

  “我本来也就没生你的气。”苏颜宁有些害羞的笑了笑,“我知道我不该胡思乱想,给你添不必要的麻烦,你放心吧,以后我会变的更加坚强的。”

  “傻瓜!”

  韩瑞辰听见苏颜宁的话,在她唇上啄了一口,“你不需要变坚强,你有我。”

  苏颜宁还在月子期,所以像麻辣烫这些街边小吃,不能多吃,她尝了几口便没有再吃了,韩瑞辰让吴妈上来收拾干净后,便扶着苏颜宁去浴室,“老婆,我帮你洗澡好不好?”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还不老实地在苏颜宁的身上胡乱游走。

  苏颜宁被他逗笑,一边害羞的娇小一边拍开他的手,“你别胡闹!”

  “我才没有胡闹,你现在行动不方便,我帮你洗头洗澡,今晚早点休息,好不好?”

  他一双眼睛黑漆漆的,诚意满满,苏颜宁像是被他蛊惑了一般,情不自禁地就点了头。

  “那我们进去吧!”韩瑞辰仿佛蓄谋已久,见苏颜宁点了头,立马就扶着她进了浴室。

  浴室里很快就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还时不时传来两个人嬉闹打闹的声音,吴妈抱着孩子去儿童房的时候,从门口经过,听见两个人的笑闹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少奶奶和少爷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了,她总算是放心了。

  陈宅。

  自从易芝珠被王芷芬绑架后,陈言曦看她看的紧,连门都不让她出了。

  说的好听点是保护她,可她现在像是养在家里的金丝雀,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下午三点,易芝珠躲在窗口,看着陈言曦驱车。离开后,便兴冲冲地下了楼。

  她背上包,趁客厅没人的时候,飞快冲了出去,最后却被守在门口的保镖拦住。

  易芝珠:“……”

  陈言曦这一招果然狠。

  易芝珠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面上却依然装作不慌不忙的模样,双手背在身后,黑着脸斥道,“你们干什么?连我都敢拦着,不知道我是谁?”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然后十分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太太,陈先生吩咐了,这个家里谁都可以出去,就您不可以。”

  “你……”易芝珠气的差点吐血。

  谁都可以出去,就她不可以?

  凭什么?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陈家的太太吧?

  这个家,除了陈言曦,就数她的地位最高,不对,她的地位比陈言曦高。

  “我不是出去玩儿的,我有正事儿!”硬的不行,易芝珠便放软了态度,“两位大哥,你们放我出去好不好?我就是去医院看看颜宁,看完我就回来。”

  “很抱歉,太太。”

  抱歉抱歉,就只会抱歉,像个复读机似的。

  易芝珠软硬兼施,可两个保镖却油盐不进,纠缠了半天,硬是连半只脚都没有出去。

  “太太,您就别为难他们了。”佣人从厨房出来,看着易芝珠,无奈地说道,“陈先生已经吩咐了,没有她的允许,是不能放你走的。”

  佣人见易芝珠似乎不高兴了,又继续说道,“不如您给陈先生打个电话。”

  “不打!”易芝珠气的不行。

  她的家庭地位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低了,出个门竟然都要争取陈言曦的同意!

  易芝珠坐在沙发上,生了好一会儿的气,最后总算是认清现实,知道没有陈言曦的同意,自己是无法走出这扇门的,不得不掏出手机给陈言曦打电话。

  陈言曦一看到易芝珠的名字,不用想都知道她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言曦,你到公司没有啊?最近天气有些热,你可别中暑了。”

  陈言曦听着易芝珠的奉承,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易芝珠,你有事说事,我忙着呢。”

  听听,这是什么语气?当初追她的时候天天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跑,现在得到了就不珍惜,果然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易芝珠憋了一肚子的气,暗暗在心里骂陈言曦,面上却嘻嘻的笑,“言曦,陈总,你说我在家里都待了这么久了,是不是该出趟门啊”

  “不行,易芝珠,你搞不清楚状况是不是,小嫂子都说了,让你少出门,现在王芷芬天天盯着你,难道你还想被活埋一次?”

  陈言曦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