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九重紫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窘然
  用过午膳,认亲的仪式也就结束了。

  宋墨亲自将窦济昌等人送到了大门。

  宋家的三姑六眷则移到了东跨院的花园里。

  宋德长公主和陆老夫人由陆晨的妻子、陆时的妻子陪着,在花厅旁的暖阁里打叶子牌,张三奶奶的母亲冯陆氏领着陆涵的妻子、陆沁的妻子和宋家的女眷、云阳伯顾家的女眷一起,在花厅里打马吊。至于陆晨,陆时等人,则由宋宜春和宋墨陪着,在花园里听戏。顾玉拉了汪清淮、冯绍等人,在山房里赌钱。

  窦昭跟在陆大奶奶身后,服侍着宁德长公和陆老夫人,汪少夫人就坐在长公主身边喝着茶。窦昭随手告诉陆老夫人打了几手牌,陆老夫人不由笑道:“看不出来,砚堂的媳妇还是个高手?”

  陆家的大太太和二太太嘻嘻笑望着她,神色和善。

  窦昭笑道:“我娘家叔伯兄弟多,平日里聚在一起,也常长叶子牌,时间长了,多多少少也懂了点。”

  陆老夫人点头,笑着问起窦昭在娘家的生活起居来。

  若说今天来的亲戚里有谁最关心宋墨,恐怕就是陆家的人了。

  窦昭也不隐瞒,捡了些自己在真定的趣事讲给两位老人家听,一时间暖阁里欢声笑语,十分的热闹。

  冯陆氏笑道:“看不出来,砚堂的新媳妇还是个口齿伶俐的,刚进门,就逗得我娘和长公主笑得合不拢嘴,我看啊,这以后砚堂的媳妇恐怕和蒋姐姐一样,总能讨我娘和公主的喜欢的……”一面说,还一面瞥了陆涵的妻子陆二奶奶和陆沁的妻子陆三奶奶一眼。

  她说的蒋姐姐,是指宋墨的母亲蒋蕙荪。

  两人笑笑没有说话。

  宋大太太和宋三太太闻言就交换了个眼神,不约而同借口要上毛厕,却凑在了花厅旁太湖石假山后面说话。

  “今天一早是你去验得元帖。”宋三太太精明地道,“他们两人如何?”

  这本是婆婆的事,窦昭没有婆婆,宋宜春又不好过问,就请了宋大太太帮着查验元帖。

  “两人昨天同了床。”宋大太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隐隐透着几分沮丧,“我问过颐志的小丫鬟了,都说砚堂歇在新房里。”说到这里。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你也是的,安排谁不好,安排锦儿去试探他们,要是让砚堂起了疑心,牵怒于锦儿怎好?我看你得找个机会跟那窦氏解释解释才好!”

  “我何尝不知道?”宋三太太闻言一肚子怨气,“可三爷非要我安排锦儿去试他们,还说,若是丫鬟。谁有这个胆量?要是弄巧成拙可就糟糕了。现在倒好,锦儿被砚堂给惦记上了……若是锦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非和三爷拼命不可!”

  宋大太太忙劝道:“这倒不至于。砚堂虽然待人冷淡,却不是那斤斤计较的人,你跟锦儿嘱咐一声,让她以后可别乱跑就是了。”

  宋三太太点头,讪讪然辩道:“这也是大伯说的,说二伯不喜欢砚堂,想好好栽培天恩……所以三爷才打定了主意谁劝也不劝不回头!”

  明明是老三夫妻自己想讨好二叔。却说是受了他们家大爷的指使!

  宋大太太听了非常的不满,可她向来不动声色,这次也只当没有听见。

  那宋三太太就道:“我看那窦氏十分的大方。说话、行事,没有一点新娘子的羞涩、胆怯……家里不会又出个蒋氏吧?”

  “我们没这么倒霉吧?”宋大太太犹豫道,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就算是这样,我们好歹也是她的长辈,不像蒋氏在的时候……”抬眼却看见宋三太太朝她眨了眨眼睛,她立刻转了口风:“……你这件衣裳是哪里做得,挺好看的?瞧这襕边,应该是南边来的新式样子吧?”她的话音未落,宋三太太已笑盈盈地朝她道:“四弟妹,你怎么也出来了?”

  原来是她来了!

  宋大太太在心里冷笑,却笑着转过身去和宋四太太打着招呼:“这会儿谁的手气最好?”

  宋四太太暗暗撇嘴。

  就知道这两个人一起不见了没什么好事,果然躲在这里说悄悄话面。

  “好像是陆家二奶奶手气最好。”宋四太太笑道,“我这会功夫就输了四、五两银子了,出来透口气,看能不能转转手气。”

  “这个陆二奶奶,我们每次和她玩牌她都是赢家,这次她要是再赢了,得让她请客才是……”宋大太太说着,妯娌三人笑语殷殷地进了花厅。

  ※※※※※

  用过晚膳,家里的亲戚陆陆续续地告辞。

  陆老夫人、宁德长公主、汪少夫人都热情地邀请窦昭过几天到家里做客,窦昭笑吟吟地应了,把几个人一直到了垂花门,见她们上了马车,这才折了回去。

  顾玉几个赌得起性,连晚膳也没有用。

  宋墨不放心,去了山房那边。

  窦昭想了想,径直往颐志堂去。

  素心就有些担心地道:“你不去给国公爷请个安吗?”

  “我没有婆婆,世子又不在,国公爷那里,我就不去了。”窦昭笑道,“若是国公爷要给我立规矩,自然会派了婆子过来说的。”

  只听说过婆婆给媳妇立规矩的,还没有听说过公公给媳妇立规矩的。

  素心在心里暗忖着,和窦昭回了屋。

  因初来乍道,又不懂英国公府的规矩,窦昭不回来,素兰她们不敢乱动,已经在屋里枯坐了一天,见到窦昭,个个不由喜出望外,素兰更是拉着窦昭的衣袖道:“小姐,您给我们分派点事做吧?”

  窦昭不由哈哈大笑。

  知道宋墨被顾玉拉着赌博去了,她梳洗一番,换了件家常的墨绿色夹衫,依在楠木床上看书。

  素心抱了床崭新的大红色鸳鸯戏水的绫罗铺盖进来,一声不响地铺在了宴息室的大炕上。

  窦昭翻着书页手不由的一顿。

  那套绫罗铺盖,可是她的陪嫁。

  看样子,素心她们都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没有和宋墨洞房了。

  她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

  宋墨回了屋。

  窦昭起身服侍他梳洗。

  宋墨摆了摆手,笑道:“不用!你看你的书好了。我平时也不要人服侍的。”

  是吗?

  窦昭抿了嘴笑,侧耳倾听,不一会,盥洗室里传来哐哐当当铜盆落地的声音。

  她起身去了盥洗室。

  宋墨正狼狈地在那里拧着衣袖。

  窦昭吩咐素心去重新打盆水来,自己则给宋墨找了件换洗的衣裳,一声不吭地走了过去。

  “来,把湿衣裳换下来,”她帮宋墨解着衣带。“天气越来越冷了,你小心着了凉!”

  “不用了!”宋墨笑道,“我自己来就行了!”语气镇定而从容,带着他一惯的优雅。

  窦昭抬头望着宋墨。

  却发现他的耳朵通红。

  她笑着后退了一步,道:“那好,我帮你把湿衣裳拿出去。”

  “不用了!”宋墨笑道,“让丫鬟来收拾就行了。”

  “没事。”窦昭笑道,“我打她去给你打水了!”

  宋墨“哦”了一声,在窦昭的注视下,打着简单蝴蝶结的衣带原本略一用劲就可以松开了。却不知怎地,被他越拉越紧。最后打成了个结。

  “我来帮你吧!”窦昭笑着上前。

  “不用了!”宋墨笑道,“很快就好!”额头上却冒出细细的汗来。

  这样的宋墨,就像个在大人面前逞强的孩子似的,让她觉得非常的可爱。

  窦昭强忍着,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露出异样原表情来。

  “别乱动!”她低声喝道,语气却出乎意料之外的异常柔和,“我来帮你解。”

  宋墨非常的尴尬。可落在他衣带上的手不仅白皙细嫩,而且还修长灵活,很快就把他弄得乱七八糟的衣带解开了。

  他窘然地笑。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好。

  窦昭仿佛没有看见,帮宋墨脱了衣裳,兑好了温水让他洗漱。

  宋墨拿着帕子,喃喃地说着“多谢”。

  “不用客气。”窦昭笑着走了出去。

  宋墨松了口气。

  窦昭却探头进来,笑道:“两人在一起,不是为了让彼此觉得更舒适,更愉悦吗?”

  宋墨愕然,继而若有所思。

  窦昭转身离开了盥洗室,朝着身后的人高声笑道:“你洗完了澡叫我,我帮你洗头。”

  声音清脆悦耳,不知道怎么,让宋墨想起了小时候养的那只黄鹂鸟。

  他不由微笑,高声道:“我习惯洗澡之前洗头。”

  “那好吧!”窦昭眉眼弯弯地走了进来,“我帮你洗头。”

  宋墨坐在了一旁的小杌子上。

  ※※※※※

  宋墨从盥洗室里出来,窦昭正和素心将床宝蓝色并蒂莲花的绫被铺在内室临窗的大炕上。

  听到动静,窦昭抬起头来,笑道:“我晚上习惯了有丫鬟值夜,你不如就睡在内室吧?”然后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道,“总不能让你半夜起来给我端茶倒水吧?”

  “有何不可?”宋墨挑了挑眉,含笑坐到了临窗的大炕上,“你不是说,两人住在一起,要让彼此觉得更舒适,更愉悦吗?”已经恢复了原来的从容不迫。

  窦昭不禁莞尔。

  宋墨,适应的可真快!

  这桩婚事决定的太匆忙,不仅是她,就是他,也没有准备好。

  可她把他的铺盖从宴息室里移到了内室,他不动声色地接受,这也算是个良好的开端吧?

  ※

  姊妹们,兄弟们,这几天出外勤,天气热,心浮气燥,文中出现了很多不应该出现的小错误,比如说,把顾玉写成会昌伯之类的,多谢大家提醒,这几天会断断续续进行修改,若是还有什么错误,请大家及时给予指正,感激不尽!

  o(n_n)o~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