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九重紫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认亲
  不论对错曲直,顾玉对宋墨的情谊都值得窦昭尊敬。

  她恭敬地给顾玉曲膝行礼,示意素心将那套备用的文房四宝送给顾玉做见面礼。

  顾玉很是意外。

  窦昭既然嫁给了宋墨,就是宋墨的妻子了。他就是再不满窦昭,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给窦昭使绊子,那不是让窦昭丢脸,那是打宋墨的脸。这个道理他还有懂得。但他实在是看不惯窦昭明明是个乡下姑娘,此时却在宋家众人面前仪态端言,像人贵夫人般的模样。

  他站出来,只是想早点和窦昭见过礼之后就走。

  没想到窦昭竟然这样的礼遇他。

  无事献殷勤,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顾玉在心里嘀咕,见大家看着他们,他只好打消了立刻就走的念头,彬彬有礼地给窦昭还了礼,笑着接过窦昭的见面礼,高高兴兴地喊了声“嫂嫂”,顾玉退到了一旁。

  窦昭莫明其妙。

  顾玉站出来的时候还对她气势汹汹的,怎么一回功夫就变得文质彬彬了?

  前世的会昌伯顾玉,那可是个脾气来了,连皇上的面子也不给的主,她可没那么自大,认为自己一个恭敬的福礼就会让顾玉对她有所改变!

  只是这件既无前兆也无缘由,窦昭就是想破了脑袋只怕也弄不明白,她索性不多想,笑着和宋墨的几个堂兄弟见了礼。

  据陈曲水给她的资料,宋墨的大堂兄宋钦和二堂兄宋铎都是宋墨的大堂伯宋茂所生。

  宋钦比宋墨大七岁,妻子谭氏,父亲是五城兵马司东城副指挥使。他今年四月已过了府试,但六月的院试却落了第,正在家闭门苦读,准备参加明年六月的院试。

  宋铎比宋墨大四岁,如今正跟着哥哥宋钦读书。

  宋墨排行第三,宋翰排行第四。排行第五的宋均,是宋墨的三叔宋逢春的儿子,比宋墨小七岁。排行第六的是宋墨四叔宋同春的儿子宋钥。

  宋均和宋钥都还在总角之年。

  窦昭送给他们的见面礼是钱褡裢,里面还各装了两张十两的银票。

  两个小家伙高兴极了,“三嫂”喊得震天响,惹了坐在西厅的女眷们不是朝这边张望。

  汪清淮就从角落里蹦了出来。

  宋墨看见他难掩其惊讶,很明显没有想到汪清淮会出现在这里,宋茂春更是不知道如何介绍好。好在汪清淮早有准备。佯作出副苦恼的样子搔着头道:“砚堂,我原本带了内人来想给你凑个热闹,没想到你们家有这么多的亲戚……”

  他干笑了数声,十分的窘然。

  宋墨脸上却闪过一丝感激,笑道:“承蒙世兄看得起,等会还请留下来喝杯薄酒。”

  “一定,一定。”汪清淮尴尬地笑着,心里却松了口气。

  窦昭却目露异色。

  前世汪清淮被人称颂“谦逊有礼”,这一世,他却不请自来。一个人的性格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吗?

  她不动声色地给汪清淮敬过茶,随着陆大奶奶去了西厅。

  因定国公府遇难。宋墨的外家没人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宋宜春又没有姐妹,宋宜春的外家就成了座上宾。

  窦昭被陆大奶奶带着,先拜见了宁德长公主和陆老夫人。

  两位老人家都慈眉善目的,说起话来也十分的和蔼可亲,一看就是那种读过书,性情淡泊。心胸开阔的人,窦昭很喜欢。

  之后她又拜见了陆家的众位亲戚。

  陆复礼有两个儿子,一个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一个是陆湛的父亲陆晨,陆里也只得了陆湛这一个儿子,所以陆湛今年虽然只有二十五岁,儿子陆圭却已经十岁了,女儿陆琪也有八岁了。

  宁德长公主这支也不过比陆复礼那支强一点。

  宁德长公主有一儿一女,儿子陆时,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陆涵,一个叫陆沁,都已娶妻生子。女儿是嫁给了永恩伯的侄儿,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冯绍,女儿也就是张续明的妻子张三奶奶。

  这次陆家的人全到了,包括冯绘的父母和兄嫂。

  刚才给陆时他们敬茶的时候,陆涵、陆沁和冯绍都打趣了宋墨几句,看得出来,宋墨和陆家的关系很好。

  年长的就敬茶,收红包,奉上见面礼;年幼的就见礼,送红包,奉上见面礼。

  张三奶奶不仅出手大方,送了支金步摇给窦昭,还拉着窦昭的手,让她有空的时候去景国公府做客,还道:“……我公公喜欢养菊花,我们府里的菊花在京都也算小名气。虽然过了秋桂飘香的季节,可正是冬菊盛开的时候。”

  窦昭抿了嘴笑。

  心中却感慨万分。

  前世,她就是因为去给魏廷瑜捧场,参加景国公府的菊宴受了风寒而病逝的。想不到今生既然又得到了邀请!

  而且,她前世和这位景国公府的三奶奶可没少打交道。这位张三奶奶的眼睛一直长在头顶上的,见她都是鼻孔朝天的“嗯”一声,算是打过了招呼。

  两世为人,她却待自己如此的热情。

  这算不算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呢?

  宋家这边除了宋墨伯母和两位婶婶,就只有宋钦的妻子谭氏和谭身边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了。

  宋墨的伯母四十来岁,长得胖胖墩墩的,看上去人很憨厚。三婶中等个子,人长得很漂亮,可惜颧骨有些高,给人种比较苛薄的印象。四婶打扮的花枝招展,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目光不是落在窦昭头顶的金凤步摇上,就是落在腰间的翡翠噤步上。

  谭氏不过十七、八岁,模样儿秀丽,人很腼腆,跟着她身边的小姑娘长得和宋家三太太很像,有双明亮的大眼睛,看人的时候骨碌碌直转,一看就不是个安生的主。

  她不待陆大奶奶介绍就朝窦昭喊着“三嫂”,大声地抱怨道:“昨天晚上我去看您,可您的丫鬟把我拦在了外在。还说是奉了我三堂哥之命——我三堂哥从前从来不这样,肯定是您的那个丫鬟假传圣旨……”

  花厅里一时间落针可闻。

  这个小姑娘肯定就是宋墨那个唯一的堂妹宋锦了。

  “真有此事?”窦昭笑道,“我的丫鬟刚刚过来,还没有开始当差,要等下午她们过来了,我才知道是谁拦得你。你稍安勿躁,等我问过她们了,让她们给你赔礼道歉。你说好不好?”

  言下之间。是指宋锦说谎!

  宋锦脸涨得通红。

  窦昭冷笑,抬眼却看见宋墨正朝着她瞪眼睛。

  她不由得心时“咯噔”一声。

  昨天晚上宋墨嘱咐过她,让她什么也不要说,他自会帮她出面的,她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一个人孤独惯了,就会忘记身边还有个人。

  她讪讪然地笑,退后几步,站在了宋墨的身后。

  宋墨面色微霁,然后笑着问宋锦:“你昨天和谁一起来的?怎么去了新房?”

  宋锦立刻嘴巴一扁,委屈地道:“我和爹爹、娘亲、弟弟一起来喝堂哥的喝酒。大家都说堂哥娶了个有钱的嫂嫂,我就想看看嘛……”

  她撒着娇。

  宋墨却看也没看宋锦一眼。而是温和对三婶道:“三婶,我的婚礼,是请了钦天监的监正合得八字,婚礼从陈设到礼数,都是问过卦的,三婶主持中馈多年,这些讲究应该都懂才是。怎么让锦儿跑乱。我看,锦儿身边服侍的人应该要换一换才好。锦儿今年也有十二岁了,到了说亲的年纪。若是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可就不好了!”

  宋三太太满头大汗,窘迫地连声称“是”,上前就要打宋锦:“我让你胡说八道……”

  宋锦抱着头就哭了起来。

  宋墨一把抓住了宋三太太扬起来的胳膊,目光清冷地盯着宋三太太:“三婶,今天可是我的好日子……”

  “是三婶不好,是三婶不好!”宋三太太连声道歉,低声喝着宋锦,“你要是再哭,我就把你丢到湖里去喂鱼。”

  宋锦吓得不敢哭了。

  汪少夫人忙上前打圆场:“窦家妹妹,你可还记得我?我昨天给你当了傧相的。今天冒昧打扰,向你讨杯茶喝。”

  窦昭也懒得去管那个宋锦,笑着上前曲膝行礼,喊着“安姐姐”。

  汪少夫人奇道:“您怎知道我娘家姓安?”

  露馅了!

  窦昭正要解释,一旁的宋墨已笑道:“是我昨天晚上跟拙荆提起的——汪世兄和我亲同手足,昨天多谢嫂嫂相帮!”

  汪少夫人喜笑颜开,客气道:“一点小事,不足挂齿!”拿了见面礼给窦昭。

  窦昭给汪少夫人敬了茶,两人寒暄了几句。

  陆老夫人和宁德长公主就交换了个眼神,呵呵低声笑道:“先还怕英国公乱点鸳鸯谱,如今看来,是我们多心了。”

  宁德长公主笑着点头,和陆老夫人商量:“您看,过两天我们是不是请他们俩口子到家里用个便饭?”

  “这是当然。”陆老夫人笑道,“我还有些话要嘱咐窦氏呢!”

  眼看着已到了晌午,亲也认了,宋宜春吩咐开席。

  宋墨去陪窦家来认亲的窦济昌和窦德昌等坐了,陆老夫人则接着窦昭,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大家说说笑笑的,仿佛刚才的事从来没有发生。

  只有宋宜春,神色恍惚。

  自己的这个媳妇,好像不想他想像的那样温顺啊!

  ※

  姐妹、兄弟们,二更送上,求粉红票啊!

  o(n_n)o~

  ps:一直在考虑怎么把这段写得简略点,可怎么也没办法再简单了……这些都是以后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人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