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 > 第680章 那你认识宁欢吧?
  “想什么呢,宝宝?”

  宁欢正分神,脸上突然吃痛,抬头发现身旁的男人又捏了她一下。

  她前些日子本来是养着胖了点的,但结果苏婉晴的事情之后就瘦下去了。

  但是尽管这样,沈三少捏她脸的这个习惯还是没改掉。

  宁欢侧头看着他,有些不满:“三少,你这样捏,我的脸会变大的。”

  “那我帮你压回去?”

  他说着,就真的双手捧着她的脸挤了起来。

  宁欢的五官都变形了,他却突然之间低头亲了她一下。

  两个人还在电梯里面,虽然这电梯就他们两个人,可到底还是在外面啊!宁欢脸烫得很,正巧,这时候电梯突然停了下来,门应声而开,外面站了三个人。

  原本三人是在聊天的,但实现落到他们两个人身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说话了。

  三人进了电梯,宁欢抬手拂开沈时远的手,轻轻瞪了他一眼。

  沈三少不以为然,挑了一下眉,牵着她的手在她的掌心上捏了一下,颇为得意。

  电梯中间又停了两次,进了五个人,狭小的空间变得有些逼厄。

  幸好,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了。

  宁欢被他抬手扣着腰揽进了怀里面,男人的怀里面好像暖炉一样,那么大的风,她也感觉不到半分的冷。

  车子缓缓地开动,方向却不是往别墅里面去的。

  宁欢有些好奇:“三少,我们是在外面吃饭吗?”

  “嗯,林管家说最近家里面要装修,我们到公寓住几天。”

  “啊,我今天都没收拾衣服!”

  沈时远没跟她说这件事情,宁欢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没把常用的护肤品和衣服带上。

  他歪头睨着她:“我帮宝宝收拾了。”

  “你什么时候收拾的?”

  “刚才回去收拾的。”

  他说得一本正经的,宁欢脸却有点烫。

  贴身的衣物都是他收拾的,她一想到这点,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体温。

  车子停在彩云追月的时候,宁欢被匾牌上的名字给吸引了:“三少,这家酒店的名字很好听。”

  “不如宝宝的声音好听。”

  她就说了这么一句,他就说上情话了。

  宁欢囧了囧,收回视线,跟着他往里面走。

  今天倒是凑巧,两个人还没入包厢,就碰到了刚好从楼梯上上来的谭会茹和任柔柔。

  宁欢怔了一下,开口叫了一声谭会茹:“舅妈,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谭会茹笑了一下:“倒是没想到你和啊远也过来,这里的汤很出名,你怀孕了,过来这边吃饭倒是好的。”

  宁欢脸有些烫:“舅妈你有事,我们就不打搅你了。”

  她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沈时远。

  侍者推开包厢,两个人进了包厢。

  由始至终,任柔柔都被忽略了。见宁欢进了包厢,谭会茹脸上的笑意也收了恢复,转过头看向任柔柔,声音淡淡:“进去吧,顾先生在里面等着我们。”任柔柔心里面憋屈,但也不敢说些什么,只好抬

  腿跟着谭会茹进去。

  任柔柔原本还不知道谭会茹怎么又带自己来认人了,看到包厢里面的年轻男人,她才明白了几分。

  视线落在男人的身上,任柔柔心下一喜。

  不管谭会茹喜不喜欢她,但是她确确实实是陆修引的外甥女,既然这样的话,今天介绍的男人,必定是不会差的。

  男人的身旁还坐了一个年纪跟谭会茹差不多的女人,见她们进来,顾莹撞了一下身旁的侄子:“坐好点,顾家的家教就这样的?”

  顾成让冷哼了一声,但到底还是坐好了。

  “阿莹,好久不见了。”

  “是啊,这不来见你了吗?”

  可是今天这顿饭是干什么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谭会茹笑了一下,视线落到顾成让的身上:“啊让,你来市三年多,茹姨倒是没怎么照顾过你。”

  陆家和顾家是真正交情深厚,顾成让在谭会茹跟前,到底还是有点分寸的:“茹意就别笑我了。”一旁的顾莹瞪了他一眼:“你也知道你自己三五不着调!”

  谭会茹笑了一下,“我听说啊让的公司快上市了,哪里是三五不着调啊。”

  “小破公司,顾家又不缺他那点钱!”

  “那也总比浑浑噩噩的好,啊让是要做大事的!”

  顾成让给两个人都添了茶水:“还是茹姨心疼我。”

  谭会茹看向他:“你这话,你姑姑还在你旁边呢。”

  顾成让抬手挡了一下,没让顾莹打着。

  这开头的热场差不多了,顾莹将视线落到任柔柔的身上:“这位就是柔柔了吧?”

  “是柔柔,柔柔,叫人,这是莹莹阿姨。”

  任柔柔倒是装得乖巧:“莹莹阿姨好。”

  “啧,还是女孩子贴心,不像男生,真的要被气死!”

  顾莹说着,对着任柔柔笑了一下:“柔柔,这是我的顽劣的侄子,顾成让,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话题,以后多联系联系。”

  “顾少,你好。”

  任柔柔又轻轻地叫了一声,她装柔弱很有一套。

  可惜顾成让不吃她这一套,但碍于谭会茹的面子,还是应了一声:“人倒是像名字一样。”

  顾成让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只在她的脸上打过一下,也不知道是在赞她,还是在刺她。

  任柔柔继续笑:“顾少误会了,我以前是学芭蕾舞的,身体素质还是很好的。”

  “学芭蕾舞的?”顾成让仿佛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挑了一下眉:“那你认识宁欢吧?”

  任柔柔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但很快,她就掩盖下来了:“宁欢是我的学姐,还是我嫂嫂,我之前在的舞团就是宁欢学姐在的,我当然认识她。”

  “哦。”

  顾成让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听着又好像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了。

  任柔柔抿了抿唇,也没有说话,接过餐牌点餐。

  操之过急不行,她对这个顾少还是有点耳闻的,特别是顾成让和沈时远两个人之间的恩怨。

  这么看来,她嫁给顾成让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毕竟很巧,她跟宁欢可不怎么对付。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她跟顾成让,起码算是一个阵营里面的。任柔柔想得很好,她仿佛看到自己以后光辉灿烂的未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