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友银看了一眼赵书记,他没有赵书记这么淡定,这时候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

  抬头看过去对面的沈三少,对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三少,我”他刚想开口,话就被赵书记截住了:“这个世界上,人无完人,三少未免要求太高了,在我看来,沈太太已经是极好的了。”

  这拍马屁的话是真的好听,只是这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面。

  沈时远轻笑了一声:“我对宁欢倒是没什么要求,只要不被人欺负,怎么样都可以。”

  他不紧不慢地说着,前后两句话,全都是有意带向那一件事情。

  两人本来就吃亏,如今沈时远句句话都在隐藏着对那件事情的不满,就算是赵书记,他也不免有些慌乱。

  他勉强地笑了一下:“市谁不知道沈太太啊,哪里有这么容易受欺负啊。”

  “这可不好说了。”

  沈时远往后一靠,手在桌面上扣了一下。

  宁欢又抿了一口茶,抬头看向对面的赵书记:“赵书记,听说今年的艺考,大的竞争激烈?”

  爱美丽的事情都还没有摊开来讲呢,现在宁欢又提了招生的事情,赵书记是真的一个头两大啊。

  可是宁欢没有直接说出口,他干脆就假装糊涂:“是啊,今年的报考人数确实比往年多了许多人。”

  宁欢笑笑,“今年大的宣传还是挺好的。”

  听到“宣传”两个字,赵书记眉心一跳,看着宁欢,讪讪地笑了笑,“是啊。”

  李友银和赵书记两个人被沈时远和宁欢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旁敲侧击弄得心惊胆战,两个人却还没有想出来事情要怎么解决。

  正当两个人慌乱,包厢的门被推开,点的菜品开始送上来了。

  李友银和赵书记两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三少,沈太太,先吃饭,先吃饭。”宁欢偏头看了一眼沈时远,他们过来,除了把事情解决,自然还是要把饭吃了的,宁欢就没有见过沈三少有去饭局不吃饭的时候。李友银和赵书记两个人想要拖延时间,

  可再拖又怎么,这事情迟早都是要解决的。

  宁欢点了四个菜,两个是自己喜欢吃的,两个是沈时远喜欢吃的。

  沈时远和她吃饭的时候都不喜欢说话,两个人吃饭的时候,仿佛整个包厢里面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饭桌有些大,菜有些远,宁欢穿着毛衣,不好伸手,整个过程,基本上都是沈时远帮她夹的。

  沈三少每次都在她吃完之前就将她那个装菜的小碗满上了,有一道菜是鱼,他将鱼夹到自己的小碗里面,低头细致地将里面的鱼翅挑完在夹给宁欢。

  宁欢吃得慢,在外面吃饭的时候都是沈时远照顾她的,她已经习惯他这样对自己了。

  可是对面的李友银和赵书记两个人却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也是结了婚的人,但是也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的妻子。

  在他们眼里面,他们不出轨,不将外面的情妇带到妻子的面前,就已经算是很爱重自己的妻子了。

  毕竟现在这个社会,高位的人选择就注定多。

  可是沈时远比他们年轻,权势也比他们大,但他就是一颗心都吊在了宁欢这棵树上面了。

  到底是年轻。

  年轻就气盛,不管沈时远对宁欢的感情到底能有多久,但是起码现在开来,他是真的爱宁欢的,也舍不得她受半分的委屈。

  这个认知让两个人食不下咽,两个人匆匆扒了几口饭,然后就拿着手机开始在手机上面发信息交流了。

  两个人的这点动作,宁欢和沈时远当然是看到了,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吃完,所以暂时也不管他们了。

  宁欢吃得有些慢,一碗饭吃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最后她喝了一碗汤,然后伸手抽过餐巾一边擦着嘴角一边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见他们两个人吃完,赵书记先开的口:“三少,沈太太,吃饱了吗?”

  “饱了,李总和赵书记胃口似乎不是很好?”

  沈三少一边慢条斯理地擦着自己的手,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问着。

  李总没有赵书记的心理承受能力好,他的脸色已经发白了,赵书记勉强应了一两句:“中午吃得多,晚上胃口不怎么好。这菜,合三少和沈太太胃口吗?”

  “合的。”

  沈三少勾了一下唇,抬手将擦完手的餐巾往桌子边上一扔。

  “酒饱饭足,李总、赵书记,该谈正事了。”

  他说着,人也坐直了一点,脸上的笑容收了不少。

  李友银手一抖,差点儿就将跟前的碗撞倒,不等沈时远开口说些什么,他自己就先撑不住了:“三少,这件事情,我也很无辜啊!”

  听到他的话,沈时远偏头看了宁欢一眼,“哦?李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时远不给他们机会躲闪了,李友银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还不如直接就开口把事情说了:“三少,我们公司是有沈太太的形象代言授权的!”

  “李总,我自己签没有签过代言合同,我自己会不知道吗?”

  一旁的宁欢眉头皱了起来,“再说了,我手上,可是没有收到一分钱的代言费。”

  说起这个,李友银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他看向赵书记:“赵书记,这件事情,你应该给沈太太一个解释。”赵书记脸色也不是很好,当初拿到宁欢的代言合同的时候,沈时远和宁欢两个人的夫妻关系没有完全公开,他也没有留意这么多,所以对宁欢不要代言费的说辞他也没有

  追究,只是觉得这个毕业生还是挺会做事的。

  如今没想到,一切都是自己被坑了。赵书记能做到书记这个位置,自然也是有点心机的,他想都没想,就把当初的人推出去了:“沈太太,不瞒你说,我也是被人坑害了!当初找任柔柔去让你签合同的时候,

  我是说明了劳务费可以谈的,可是任柔柔却说你想帮学校宣传,所以……”“赵书记,您觉得,沈某的妻子,会缺那么一点劳务费?”

  沈时远一开口,赵书记的脸色就很不好了。这件事情,他们开头确实没有错,错就是错在,明知道宁欢是沈时远的妻子,明知道这件事情有蹊跷,他们还是继续用宁欢的形象做代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