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 > 第97章 那跟我回家见一下家长
  一楼和二楼的灯都已经关了,显然是沈时远回来之后,管家跟着把灯给关的。

  宁欢没带手机下楼,走到二楼还能勉强靠着三楼的灯光看楼梯,二楼转角之后就不行了。

  她一个没注意,差点儿整个人直接就往楼梯下面摔了下去。

  幸好她是跳芭蕾的,平衡力好得很,才堪堪没有摔下去。

  宁欢站好之后松了口气,这会儿不敢掉以轻心了,扶着边上的扶手往下走。

  冰箱里面的食材都是新鲜的,她翻了翻储物柜,把自己平时和的花茶找了出来,翻到桂花和乌梅。

  沈三少这别墅的厨房大得很,中间有一张大长桌,宁欢开了燃气,把水煮开之后煮乌梅,等了几分钟,加了冰糖,没一会儿就好了。

  宁欢找了个杯子,装好之后撒了桂花在面上。

  她端着醒酒汤上去的时候,沈时远已经洗完澡出来了。

  他洗了头,穿着深色的丝质浴袍,领口敞开了一大片,寸长的头发上滴着水,沿着脸颊划过他的颈线,最后沿着那领口的肌理往下。

  宁欢只看了一眼,脸就红了。

  沈时远视线落在她手上的那杯东西上,黑眸微微一亮,挑着眉走了过去,清浅的桂花香直直地钻进他的鼻子里面。

  宁欢不等他开口,就把杯子递了上去:“三少,你喝了酒,还是喝点醒酒汤吧,不难喝的,酸酸甜甜。”

  她说到最后,还带了几分诱哄,就好像是骗小孩子打针一样。

  她的声音细细的,抬头看着他的时候,一双杏眸里面全都是映着他。

  沈三少被她看得心头有些热,却没有伸手,只是弯着唇笑问她:“真的吗?”

  “真的,我妈妈以前就是”

  提到以前的事情,宁欢的脸色变了一下,想起以前每次宁征喝醉了,她妈妈都会亲自煮醒酒汤给他喝的情景。

  可是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都快忘了。

  宁欢走神间,手上的杯子已经被男人拿过去了。

  虽然是刚从锅里面倒出来的,但是这样冷的天气,没一会儿,那汤水就已经凉了下来了。

  平日里连碗补汤都不愿意喝的沈三少,这会儿正仰头大口大口地喝着宁欢刚煮的醒酒汤。

  沈时远一向不喜欢喝这些东西,但是不管是沈家老宅的管家,还是这边的管家,每次喝醉了,总是喜欢给他捣鼓醒酒汤。

  但是那两个管家弄的醒酒汤,都是什么豆芽大蒜混在一起,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

  倒是宁欢这回弄的,确实是不难喝,酸酸甜甜的,不仅仅不难喝,还挺入口的,他一口就喝完了,末了还舔了一下嘴角的汤汁,把杯子放到沙发里的茶几上。

  宁欢看了他一眼,抿了一下唇:“不早了三少,休息吧。”

  她说完,也不打算再管他了,把外套放好,重新上了床。

  人刚上去,男人就伸手把她拽住了。

  他刚洗完澡,浑身都是沐浴露的香味,头发还是湿的,水有些打在她的脸上,宁欢忍不住缩了缩,扣着他的手腕往外拉,想要把自己从他的怀里面放出来。

  但是没成功,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她只能开口:“三少”

  “宝宝。”

  他叫了她一声,低头看着她,笑得有点勾人:“我喝醉了。”

  “三少,你不要闹了,不早了。”

  她受不了他这个样子,可是他偏偏就要这样子对她。

  下一秒,他突然之间低头含了一下她的耳垂。温热的舌尖扫过,引得人心头都跟着颤了颤。

  宁欢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她人都僵住了,他捏了一下她的手心,贴着她的耳侧问她:“你是不是喜欢我?嗯?”

  他用尾音哼着,声音低沉醇厚,像是一记实锤,直直地往她的心口里面砸下去。

  这一锤,好像是要把什么给砸开了。

  喜欢他吗?

  宁欢扪心自问,等她意识到自己居然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瞬间就清醒过来了。

  “三少,不早了,你明天还要去公司,我明天还要去舞团。”

  她恢复清明,脸色也完全冷清了下来,就算是脸上还有羞赧的红晕,但是那双眼眸里面显然是清澈得很。

  他轻笑了一下,松了手,压着她的右脸,然后低头在她的左脸狠狠地咬了一下:“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

  说完,他松了手,没再闹她,自己下床走开了。

  宁欢松了口气,拉开被子躺回去床上,脸上被咬过的地方有些烫,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只觉得自己的手指都被烫了一下。

  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停了下来。

  她却怎么都睡不着,沈时远的问题让她不得不正视自己现在的情况。

  她和沈时远之间,开始得莫名其妙。

  宁欢不否认,沈时远对她好的时候,确实是好得很,可是他翻脸,也是很容易的。

  沈时远这个男人一点都不简单,她不能让自己陷进去。

  又是一个难以入眠的晚上,因为被沈时远半夜闹醒了一次,宁欢第二天差点起不来。

  大概是因为昨晚的那一碗醒酒汤,沈三少今天的心情不错,下车之前摁着她亲了亲。

  宁欢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面红耳赤的,几乎是跑着进舞团的。

  沈时远一直都没提韩洵的事情,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那一碗醒酒汤,宁欢觉得沈三少应该是气消了,她提心吊胆了好几天,终于松了下来。

  今天是周五,宁欢下班得有些晚,从舞团出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天已经暗了下来。

  沈三少的车大大咧咧地停在舞团的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

  这个时候下班的人多,大厦一堆的人挤出来,宁欢下意识地加快了步伐,刚上车,就对上那双含笑的黑眸。

  她拉着门的手不禁缩了缩手指,“三少。”

  他抬手将她一把就搂了过去,“明天宝宝有事吗?”

  “没有。”

  沈时远这样抱着她,一说话,气息全都打在了她的脸上。宁欢脸又红了,偏偏他就喜欢看她脸红,特意凑近在她的耳边说话:“那跟我回家见一下家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