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下这首词之后,那小孩明显地有了学习语文的成就感。我们相处也融洽多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快到点了,就说:“那么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那小孩说:“我叫邢远山。老师叫什么?”我心想不但个性有点像,连名字都有个山字。

  我说:“远山的名字真有意境。”小孩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接着说:“老师叫郑薇,你可以喊我郑老师。”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想起了掌声,我和远山都抬头往门口望去。远山一看来人就喊道:“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没听见声音。”然后就跑了过去。

  那人说:“你们上课太认真了,我站在门口听了很久,你们都没发现。”

  我一听是学生家长也站起来,打量了一下这位家长,寸头,穿着挺潮的,长得也挺帅。然后开口说:“你好,学生家长,我是远山的语文老师,我姓郑。”

  那人呵呵笑了一下说:“果然是很有趣也很美。我叫邢远鹏,叫我阿鹏就可以。我是远山的哥哥。”

  我说:“好的,邢先生,那我明天再来给远山上课,今天已经到时间了,我先回去了。”

  邢远鹏说:“好的,多谢郑老师。”

  我点了下头然后对远山说:“老师先走了,我们明天见。”

  远山忙点头说:“好的郑老师,明天见。”

  回到学校,吃中饭时,可能是因为今天遇到远山,看到了黄先生高中时的影子,我不自觉地又想起了黄先生。忽然觉得饭一点也不好吃,于是起身回了宿舍。下午去图书馆学习。晚上又准备了一下明天给远山上的课。

  第二天我又如约来到远山家,因为昨天顺利让远山对语文产生了兴趣,所以今天讲起内容来还是比较轻松的。

  我先从纵面文体知识讲起,分类别给他举了古今例子。又从横面在内容和写法上把文章的理解分成了两块。使远山很快对语文有了一个整体上的概念和把握。

  接下来讲课本内容的时候都会让他自己去对号入座,引导他自己阅读和分析文章。远山是个聪明孩子,很快找到方法。

  我们学得正起劲呢,门口又传来声音:“郑老师,时间到了,休息一下吧。”

  远山:“哎,哥,我没还没结束呢,你不要打断好不好?”

  邢远鹏说:“去,时间到了,你还霸着老师不让休息吗?你们上学不也要课间休息的?”

  我一看表,确实到时间了,就说:“远山,到时间了,今天就先到这吧,刚才这一课很简单,你自己就可以完成,当成作业吧。”

  远山:“好的郑老师。”

  邢远鹏:“郑老师先别走,我想找你聊点事情。”

  我以为是聊远山的学习,就说:“好。”

  然后就随邢远鹏来到客厅,就听邢远鹏说:“郑老师,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我心想最近怎么总有人请我帮忙。嘴上问着:“什么忙?”

  “是这样的,我在s大附近开了家酒吧,每周末都有走场歌手唱歌,今晚那人临时有事来不了,你看你能帮我顶一晚吗?”邢远鹏说。

  我一听忙说:“抱歉,这个我真不会,所以不能帮你了。”

  邢远鹏说:“昨天听你唱歌时觉得唱得很好,所以你行的。你是不愿意帮我吗?”

  我说:“不是,主要是我没登台唱过歌,所以经验为零,有风险的。”

  邢远鹏说:“没问题的,你放心吧。你帮我唱一晚,就唱五、六首歌就行,一晚上两千。我按歌手价格开给你。”

  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

  我还没说完呢,就听远山说:“郑老师,你就帮帮我哥吧,他都没求过别人帮忙,今天这肯定是遇到难处了。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帮帮他吧。”

  我想了会儿说:“那好吧,但我真的唱得不好,要是搞砸了,邢先生可别怪我呀。”

  邢远鹏说:“我保证不怪你。”

  我思考了一下就把歌名报给邢远鹏,两首王菲的,两首孙燕姿的,一首邓丽君的。让他去找伴奏。他说好,然后让我五点过去试唱一下。

  回到学校吃了午饭,回宿舍休息,下午在宿舍学习到四点半,我就去了邢远鹏开的那间夜有星酒吧。邢远鹏和邢远山都到了,我问远山:“你怎么也在?”

  他说:“郑老师唱歌我当然要听,”

  我说:“你个未成年人以后不能来酒吧,酒更不能碰,听见了?”

  远山赶紧说道:“我只喝果汁的老师,你放心好了。”看着这个比我还高那么多的少年,我笑了一下。

  邢远鹏也笑了。我问道:“开始试音吧?要是不行,你还来得及再找人来救场。”

  邢远鹏说:“好。”

  调好伴奏声音和麦的声音。我就当在ktv,很快进入了状态。五首歌试唱结束。远山每次都鼓掌。邢远鹏也说不比走场歌手差。当晚的演出效果果然不错,人生中又有赢得很多掌声得机会。

  就这样我开启了周六、周日家教的生活。夜有星偶尔需要我救场唱歌的时候,也会去帮下忙,成为常驻“救场歌手”,我也很快和邢家兄弟成了朋友。有次救场时我带上郁晓爽去酒吧玩,郁晓爽坐在小卡座里听我唱歌,一曲结束,我过去找她。

  邢远鹏端着几瓶果酒过来,放到桌子上,问我:“郑老师,这位美女是你朋友吗?”

  我笑着说:“是的,邢老板,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郁晓爽,在tl集团市场部工作。”

  邢远鹏伸出右手说:“郁小姐能力超群,真是幸会,今天这桌的酒水全部免单,我请了,你们随意啊。”

  郁晓爽也赶紧伸出右手和邢远鹏握了下说:“常听小薇提起邢老板,邢老板真是慷慨,今天有幸结识,荣幸之至。”

  我忙说:“你俩别这么社会了行吗?”说着我去唱下一首歌了。在台上看着他俩相谈甚欢的样子。邢远鹏还时不时地看过来,冲着我笑,莫名其妙的。

  后来郁晓爽半开玩笑的问过我:“那个邢远鹏好像对你有意思,你有没有心动?”

  我当时说:“我还没忘了黄先生。”郁晓爽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期间郝建洲回来一次,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了一次夜有星,很快也都跟邢远鹏熟了起来。大家相约到时候一起去看郝建洲比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