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赫希 > 第十八章 城下·决裂
  赫希剑与瓣鳞花第十八章城下决裂李信的营帐里,子芒已经沉睡了十多天,鬼谷子一直用玄微子为他疗伤,却不见什么好的效果。

  他晃了晃法杖,将玄微子召唤回法杖之中,然后对立在一旁,神情忧郁的李信说,“不行,没有一点用。”

  “多谢。”

  “不必担心,一会儿问问赫希,她肯定能知道是什么原因。”

  鬼谷子想,让他难受的地方就是,不去问她,她是不会说而的。

  “花将军怎么受伤了”

  “不好了,犯人逃走了”

  “多少人逃走了”

  “只有一个,就是地牢里的那个杀不死的怪物”

  “快去禀告统领大人。”

  突然,营帐外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李信掀起门帐走了出去,守在门口的士兵不等他询问,便上前禀告,“长官,刚才地牢里的那个怪物,打伤了所有前去围堵的兄弟,逃走了。”

  “有多少伤亡”

  “还在清查中,而且花将军也受伤了。”

  李信眉头一挑,“找个军医过去看一下。”

  “是。”

  士兵领命下去了,李信回了营帐,看到床边出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人。

  “是你,你怎么进来的”李信记得他好像没看到她进来。

  使者说,“在你和士兵说话的时候,我便进来了。”

  李信问,“你是来探望他的吗”

  “自然,我也是来告别的。”

  鬼谷子说,“他听不到你说的话,他昏迷了。”

  “我知道,但我有其他办法跟他交流。”使者说完,俯下身子,额头与子芒的额头轻轻一碰。

  一道蓝光闪过,使者的额头出现了一个有幽蓝色纹路,和梦皮肚皮上的纹路一模一样,她眼里也一样泛着幽蓝色的光芒。

  她坐起身,望着沉睡中的子芒,抬手放在他的脸庞上。

  子芒,很抱歉让你陷入沉睡,我不希望你在这场权变中受伤。

  我想你大概已经猜到了,方舟从未放弃夺回对长城的控制,阻止冬涯只是计划之外的意外,我来云中漠地的目标还是长城。

  他们以为危机已经解除,殊不知危险还在身边潜伏。

  我本来打算离开的,但是冬涯猜到了我的打算,我被迫留下来了。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主人,只要他乖乖配合,我们是不会伤害长城的任何一个人。

  等你醒来后,这场权变就已经结束了,而我和冬涯也已经离开。

  我在想,幸好你没去长安,如果你去了长安,你将一生也不会遇到你的君主

  子芒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是不知名的稻香村庄,原野和池塘,无数盛开的花莲,以及在村庄上空飘荡的炊烟和风筝。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在他刚化为人形,懵懂少年的时候,曾经庇佑过的村庄。

  后来,那村庄先是毁于魔种反叛引起的地震,又湮灭奇迹元气炮的攻击。

  那是他最后悔的事情,没能用身体挡下那一击,但是,如果他挡下那一击,元气炮就无法毁灭所有反叛的魔种,起源之地就会被彻底倾覆。

  所以他牺牲了那些与他朝夕相伴的村民,然后,他跨越半个大陆,来到了遥远的云中漠地,就此陷入沉睡。

  直到多年以后,他的巢穴被人挖出来,然后他在战争中躲避,一次一次的逃避自己的责任,一次次的陷入短暂的沉睡,直到那一天

  与花木兰等人相遇的那一天,他是准备等他们离开后就继续沉睡的,但是天不遂人愿,他偏偏遇到了使者。

  使者一旦现身,说明方舟又有动作。

  方舟绝对不愿意让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落入人类手中,所以使者此行必定是长城。

  但是他没想到,三青鸟之一的冬涯竟然会带着魔神出现,而且使者还将冬涯击败,驱逐了魔种后,将其抓住送给了长城处置。

  于是,他多了个心眼,想找机会问使者究竟是怎么回事

  “冬涯打乱了方舟的计划,我没有,所以,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方舟还是要夺取长城,而你将她留在这里的目的是帮你”

  “毕竟进入真正的控制室可没有那么简单,否则长城早就落入了冬涯的手中,她也能将功补过,不可能受到方舟的审判了。”

  子芒一惊,“你将她交给人类审判,就是因为这是方舟的命令”

  “当然,方舟法则规定,同族血脉血脉不可相残,就算是借他人之手,也不可以。”

  良久的沉默后,子芒又问,“你究竟是好是坏啊”

  “原来你也会纠结这个问题吗”使者眉头一挑,说,“对于长城,我自然是入侵者,但对方舟来说,我自然是忠诚的下属”

  “你不要想着来阻止我,这是方舟的命令,所有方舟成员都需要配合。”

  “可是”子芒喃喃道,“可是,我已经择主了啊”

  “夺取长城可没说要将他们所有人驱逐,自然需要人来管理,你的君主貌似是长城的最高统帅之一,而且身上还流淌着人间皇族的血脉,有这两点作为条件,方舟没理由会让长城所有人离开。”

  “但是又能保下多少人呢毕竟长城是属于河洛帝国的边境,如果世外高人阻止”

  使者说,“那不是我考虑的事情,我只知道忠诚于方舟,是我的职责。”

  “好,我明白了。”子芒点头,转身欲走,却被使者从后面按住了肩膀,“子芒,你打算去告诉他们吗”

  “怎么可能,哈哈”子芒下意识的抬手,拨了拨耳边的碎发。

  “你骗不了我啊,子芒你撒谎的时候,总喜欢去扒耳边的头发。”

  使者悠悠的叹了口气,将他的身体扳过来,面对他认真的说,“这可不是什么过家家的游戏,这是人与神的战争。”

  “神不可能将人类和魔种赶尽杀绝,但是,神明重临世间,是需要威慑力的,而长城,本就是神明铸就的边境。”

  “我不会让你为难,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你先睡一觉吧”

  使者话音刚落,子芒心里暗道不好,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脑海中出现的一只金色眼睛蛊惑,陷入了沉睡。

  使者抱着子芒回到了营帐,就像后来她抱着花木兰返回营帐一样,冷静果断决绝的执行了她的任务。

  “那么,你该怎么阻止我呢”

  在地牢里,使者说完这句话后,花木兰猛然拔出重剑,冲到了她的身前,眼里满是杀意,但她没有动手,而是站在她身前只有几寸的地方,“如果你真的敢对长城做什么我绝对不会饶过你”

  冬涯毫不在乎,“可你只是个凡人啊,又能怎么办呢啊我的衣服”

  冬涯嘲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断裂的衣袖吓了一跳,她赶忙跳到使者身后,伸手就从使者的披风里摸出了一把自带追踪功能的弓弩。

  “喂,你不要用指令随便打开我的武器库啊”使者头也不回的说,眼神仍旧与花木兰对视,彼此之间火花四溅,毫不退缩。

  “你知道我从不带武器的,但是她的剑能割断我的衣服修复也是要有一会儿时间的好吧”冬涯撇了撇嘴,很不悦的说。

  冬涯的能力是概念重置,不仅是重置人们的三观,还能够重置所有她能理解的东西。

  比如使者的武器库,她便可以理解并随意使用,也是因此年纪轻轻便能成为女娲麾下三青鸟之一的缘故。

  使者却在思考另一件事,花木兰的武器能够割断冬涯的服装,好像是因为她之前顺手给花木兰的武器植入了一道指令一道可以弑神的指令。

  当然可以,可以弑神并不代表着一定能将神杀死。

  幸好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否则现在就跟她们打了起来。

  要论近战,现在的使者和冬涯,没一个人能干过花木兰,而且,因为那道指令的缘故,她的物抗和法防都已经增强了好几倍,真的打起来,说不定会拆了这个地方。

  使者问,“冬涯,找到兵工厂的入口了吗”

  冬涯兴奋的说,“找到了,果然如你所料,就在地牢下面。”

  花木兰一惊,质问道,“你把她交给我们处置,就是为了摸清兵工厂的位置吗”

  “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很欠揍,这也是方舟给她的惩罚。”

  “所以,你在利用我们”

  “显而易见的事呀”冬涯改装好弓弩,对准花木兰,调皮的眨眼,“被别人卖了,还给别人数钱,啧啧啧”

  使者瞪了她一眼,“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花木兰只觉得浑身发冷,她心里满是愤怒,却不知如何发泄。

  眼前的两个人很明显是她无法对付的,而且,她也对使者无法下手。

  就算她对他们有过利用,可是在进入长城之前,她是救过他们的呀

  花木兰握紧手中的重剑,冷冷的问,“那你之前救我们,也是因为要利用我们”

  “并不,我没那么卑鄙。”使者说。

  “杀了你们,是不是就能阻止长城落入你们手中”

  “也许会,如果我们两个都被你干掉了,说明长城很危险,不值得投入过多的兵力,当然,也有可能会派出比我们更强的存在,到时候,长城一样保不住。”

  “我一直以为,战争在这个时代,只会发生在人与人、人与魔种之间。”花木兰冷嘲道,“却从未想过,这个时代,战争会发生在人与神之间。”

  “我也没想到,我会与你们结缘。如果一开始我们并不认识,现在的长城就再一次的陷入战火了。”

  良久的沉默后,“你的首领,就不能放过长城吗”

  “我们也需要生存的地方,长城本就是我们的东西。”使者顿了一下,说,“我记得你曾说过“国土,寸步不让”,但早在长城守卫军到达这里的数千年之前,我的同胞们就已经在长城上眺望西方的云彩。我们并不是入侵者,只是要夺回长城而已。”

  “那就没得谈了,我是不会让你们有机会夺取长城的,就算身死,我也不会啊”

  花木兰话未说完,冬涯就抬起弓弩对准她的脖子就是一箭。

  她虽然躲过去了,但是弩箭擦伤了她的脖子,留下了一个浅浅的伤口。

  “那就不要怪我了”花木兰挥动长剑攻了过来。

  突然,看到冬涯诡异的笑容,她察觉到不对劲,下一瞬间,眼前一黑,手中的剑再也拿不住了,她浑身一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使者抱起她,长舒了一口气,她可不想跟她打起来。

  她摸了摸花木兰散下来的红发,“好姑娘,睡一觉吧,一觉醒来,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冬涯酸溜溜的说,“搞不懂你对她这么温柔做什么”

  使者说,“因为人类是最奇怪的存在啊,明明很弱小,却敢于去挑战,比他强大千百倍的生物我很喜欢她,我大概不会忘记她了。”

  冬涯心想,是百年之内不会忘记吧。

  她在心里翻白眼,却没有表现出来。

  “冬涯。”

  “什么事”

  “我以为你会杀了她。”

  “不可能。”

  使者一愣,有些疑惑,“为什么你以前可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没必要,他们只是寿命不过百年的凡人,而且,总不可能真的杀了他们吧”

  顿了顿,冬涯又说,“我们得到的命令,是让长城重回方舟麾下,可没说要抹除守卫军吧”

  “如果这些天没有闻到城外烧焦的那些尸体,我还以为你真的变善良了。”

  “哼”冬涯撇嘴,说,“我还年轻呢,按照醒着的时间算,我也就300多岁的样子,作为一个神明,我还年轻,还可以犯错。”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赶紧行动吧”

  “她怎么办”冬涯指了指她怀里的花木兰。

  “这样吧,你做出逃跑的假象,去兵工厂等我,我把她送回去,再去看看子芒。”

  “没问题,话说,子芒不是择主了么怎么没有告诉他的主人我们的目的”

  “我让他沉睡了是不是很过分”

  冬涯眼神一亮,鼓掌道,“你这么做才是正常的,我还以为你真的被他们改变了呢,吓死我了”

  “”

  很快,冬涯打伤花木兰后逃跑的消息传遍了营地,其他统领派出搜查队一寸一寸的搜查,却不知道冬涯已经进入了长城之下的兵工厂。

  当使者把花木兰交给她的队员铠时,请他转告花木兰一句话,“我不会忘记她。”

  使者深深地看了花木兰的容颜一眼,仿佛要将她永远记住。

  然后又一一的扫过她的队员,他们都是拥有强大灵魂与坚强意志的人,而此去一别,他们就是敌人了。

  如果在这里就把他们杀死了,是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使者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但她又很庆幸自己没有这么做。

  她去了李信的营帐,在子芒的脑海里留下了印记后,对鬼谷子说,“鬼谷子先生,我有话跟李统领说,您能不能带着梦奇去外面溜达溜达呢”

  “你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去吗”鬼谷子嘀咕道,他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潜意识里认为是不好的事情,但他还是配合的和梦奇一起出去了。

  鬼谷子一出营帐,李信突然拔刀砍向使者,使者抬手,只有麻痹作用的电流从地底命中了他,然后瞬间后退。

  使者站起身,她眼里和额头的颜色,在这一瞬间覆盖成了金色。

  使者说,“李信阁下,我知道你和堕神之使做的交易,而现在,神明也有一笔交易,你觉得如何”

  “代价,好处。”李信直奔主题。

  “代价是,将长城的控制权在暗地里交给我,好处是,你能成神。”

  “我不想成神,我只想夺回长安城。”

  “成神不仅意味着永恒的生命,还有强大的力量,夺回长安城轻而易举。”

  李信眉头一皱,“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夺取长城”

  “长城需要管理者,你身上有人间皇族的血脉,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之一呵,那你们又怎么保证不会夺取长安城”

  “我没有接到夺取长安城的命令,与我无关,而且,如果方舟下令向这片大陆上的主城发起总攻,你觉得,以你们现在的科技,又能阻止什么”

  “”李信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说,“我不可能这么轻易将长城交给任何人,为她战斗过我的同伴,为他牺牲过,这是家园的最后一道城墙。而且,我只想夺回长安城,已经和其他人做过交易了。”

  “虹云星官明世隐对么他是堕世之神的容器,倘若被他得到长城,你得到长安城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等我得到长安城,让世人记住我的名字后,我就会离开,然后”

  “然后和最爱的人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平平安安的度过下半辈子,是吧”

  “你”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使者说,“李信阁下,你可知你已经被凤凰择主,又是皇族血脉,身上还有人、魔、神三族的力量你所背负的命运,让你无法完成你的理想。”

  “所以,和我们合作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