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伏羲劫 > 三百六十三 当个吃瓜群众(三更)
  很快,就有捕快将尸体给抬走,而那个县官也在安抚好围观群众的情绪后赶着离开。

  “我去看看,你在此处守着神界的动静。”

  崖香向着山下一跳便来到了县衙外,抬手给自己换了身低调些的行头,便没入了一堆围观的人里。

  因为突然在街道上出现了两具尸首,所以这里的人心惶惶,个个都扒着县衙的门看热闹。

  她虽然隐没在人群里,但周身的寒气弥漫,让周围的人都下意识地离她远了几分,倒是为她腾了一块好地方。

  顾忌着一会儿神界会来人,所以没有擅自使用隐身决,而是用这里的“人气”来做遮挡。

  县衙里面似乎一片混乱,有捕快在东奔自走,也有仵作提着箱子匆匆赶来,而那位身穿官服的县官似乎正焦头烂额地不知所措。

  “据说秦王殿下近日会寻访此地,也不知得知这件事后县老爷的官帽还保不保得住。”

  “那位秦王殿下可是个勤于政事的,据说他相貌丑陋,且脾气古怪,指不定当场就剑斩县官了呢。”

  “这剑斩也太过了些吧?”

  “嗯……不过不过,那秦王殿下可是如今朝廷的摄政王,自然可以剑斩昏官。”

  “倒也是,这县老爷作恶多端,迟早得出事。”

  听着身旁百姓的议论声,崖香更是有些好奇故事的发展了。

  反正神界的那一套她也看得厌了,如今能看看这人界的做法倒也不错,总归时间还早,她也难得有心思想凑凑热闹。

  县官已经在县衙里急得满头大汗,眼看着外面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只能是催促着捕快撵人:“将无关人等都给清走,都在县衙门口凑什么热闹!”

  三界之内,魔界已是囊中之物,妖族也隶属于她的麾下,如今血族得控,神界即将易主,倒是这人界得好好地打探打探。

  有两个捕快过来赶人,挥着棒子就要朝着无辜的人打去:“都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怎么打人呢!”

  “再不散去就将你们都抓进大牢里,看你们还有什么心思看热闹!”

  如此诡异的命案发生,所有的人都不肯轻易散去,就等着县官拿出个说法来,所以饶是捕快已经打到了人,他们还是不肯散去。

  崖香的右手微微聚起一点灵力,刚想要出手时,就感觉身旁不远处有异动,一股纯正的灵力突然射出,将那两个捕快给打了过去。

  捕快哪里是懂仙法的,所以一下就摔到了县官的脚下,好半会儿都起不了身。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对衙门里的人动手!都不想活了是吗!”那个县官指着外面就开始破口大骂,但碍于胆子小,始终没敢走出来半步。

  “是捕快先动的手!”

  “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哪里打得过有武术在身的捕快!”

  “就是!”

  眼见着县官和百姓们的争吵声此起彼伏,崖香不得不拉着身旁一位提着鸡蛋的老妇问道:“这里的县官好像和百姓的关系不太好啊?”

  “姑娘你是别处来的吧?”

  “嗯。”

  “怪不得你不知道了。”那老妇也是一脸的不忿:“这县官贪污受贿,肆意搜刮民财,强抢民女无恶不作,大家都等着看他掉脑袋呢!”

  “他如此作恶没人管吗?”

  “唉……据说他家有个哥哥在朝廷里当大官呢,所以没人动得了他。”

  “动不了?”

  那是因为凡人都遵守朝廷法度,且大多都是手无寸铁的人,所以无法反抗这些恶势力,但她一向最不耻这种忝居高位却又不做实事的人,所以下意识就准备要动手。

  哪知方才感应到的那股灵力突然靠近,一个浑身黑衣头戴斗笠的男人靠了过来问道:“老婆婆,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在这儿随便找个当地人问问,谁不是怨声载道!”

  “这县官倒是官威不小。”

  只见那县官立即就抛下那两具尸体不管,直接招呼着所有的捕快走到了门口:“还不散去,都想去牢里坐坐是吗!”

  大约十来个捕快皆是挥着棍子打来,许多站在前排的百姓都被棍子敲到了头纷纷向后倒去。

  崖香身旁的那位老妇被人挤得也摔倒了地上,篮子里的鸡蛋碎了一地。

  “我的鸡蛋……”

  她虽然不同情这位老妇,毕竟没人让她来凑热闹,但还是记着她方才肯与自己说话的情分,所以伸手将她给扶了起来。

  另一只黑色的手与她同时伸出:“老婆婆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我的鸡蛋……”

  “这些银子你拿去,就当做今天的这些鸡蛋被我买下了。”

  “这……这太多了,我不能要。”

  崖香弯着嘴角看着,觉得这老妇倒也不是个贪心之人,竟然连这么大一锭银子都不肯要。

  “无妨。”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银子呢!这鸡蛋又不是你打碎的。”

  “你就收下吧。”那个黑衣人直接将银子塞到了她的怀里,然后将她给送了出去:“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少凑热闹了,快回去吧。”

  那老妇犹犹豫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拿着银子走了。

  此时许多百姓皆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所以再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纷纷唉声叹气的离开。

  剩下的就只有崖香和那个走回来的黑衣人。

  捕快见她不肯走,提着棍子指着她的鼻子大吼道:“还不走,小心我打坏你那张俊俏的脸!”

  崖香虽然卸去了全部装束,不施一点粉黛,只用一根黑玉簪子挽着头发,身上穿的也是最寻常可见的粗麻衣服,但也遮不住她俏丽的容颜。

  只见那双如琉璃般的凤眸微眯,似喜似嗔地眼角流着让人生寒的冷意,微微挑起的嘴角轻启:“你打一个试试。”

  “我看你是找死!”

  捕快提着棍子就要朝着她的头顶落下,没等她动手,那只黑色的便已拿住了棍子:“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被他紧紧拿住的棍子突然绞了一下,另一头的捕快也随之飞了出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