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从小诊所到医疗帝国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医学誓言
  王斌留在浩然医高专的时间要比福奇长一些。

  一方面,他检查了几名弟子的学习情况,另一方面,与张子凡合作进行了对于视觉失认症患者小章的相关治疗。

  这也是当初张子凡邀请老王同志来院的初衷。

  虽然在神经外科方面,张子凡取得了很高的学术地位。

  但他级的水准实在相差顶级神经外科医生太多。

  因此,将春风得意的老王叫来当工具人,也是很合理的一件事情。

  不过这一次的治疗并没有如之前舒马赫的手术一样顺利。

  自弗洛伊德开始,心理学家、医学家、生理学家都没有停止过对于认知障碍类疾病的探索。

  但是时至今日,对于失认症的研究依然相当薄弱吗。

  虽然相较于阿尔茨海默症,也就是老年痴呆来说,失认症的发病率很低,而且部分年龄阶段。

  但本质上,这两种疾病有着很深的关联。

  如果能够攻克失认症,那么就必然能够攻克艾尔兹海默症。

  考虑到如今人类预期寿命不断深高,人们对于老年美好生活的向往越来越越高,这项研究绝对是造福全社会的。

  试想一下,随着新生人口减少、预期寿命增加、养老保险金的准旁氏局日益难以为继,未来一个普通劳动者工作到70岁再退休也绝非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辛辛苦苦一辈子,70岁退休,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结果就老年痴呆了。

  这岂不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

  再加上,攻克此类影响大脑功能的老年性疾病,也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

  比如说,可以邀请懂王和瞌睡登同时来华治疗,造福美利坚人民。

  因此王斌教授虽然对这次治疗结果不尽如人意感到遗憾,但还是追加了“浩然燕山脑脊研究中心”的经费,燕山医院以及卫健委的拨款已经达到了一千三百余万元。

  医高专的学生虽然是五个专业,但毕竟都是医学类,第一学期有不少通识类课程。

  按照教务处制定的课表,第一堂课就由张子凡校长亲自来上,内容是医学史。

  不过在上课之前,张子凡,以及教务处主任杨婷婷,还是给学生们准备了医学院的保留项目进行暖场。

  那就是所有医学生都必须经历的宣誓环节。

  很多人都以为,现代医学生迈入医学大门之前,都要宣誓希波克拉底誓词。

  其实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传。

  在西方文化语境中,只有医生、律师、神父三个职业,可以被称为专业的。

  而这一词的词根,就源自于祈祷、宣誓。

  只有需要宣誓的职业,才能称为专业人士。

  但时过境迁,如今医学生的宣誓早已有了新的含义。

  如今许多人,包括医生、医学生,言必称希波克拉底,甚至认为自己宣誓的就是希波克拉底誓言,这完全是一派胡言。

  要么是早就把当年宣誓的内容忘记光了,要么就是觉得念一个冗长的希腊人名更有逼格,揣着明白装糊涂。

  其实听听原文,就知道中国学生宣誓希波克拉底誓言这是不可能。

  “医神阿波罗,阿斯克勒庇俄斯及天地诸神为证,鄙人敬谨宣誓

  倘使我严守上述誓言时,请求神祇让我生命与医术能得无上光荣,我苟违誓,天地鬼神共殛之。”

  就这种誓言,别说咱们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国家不允许。

  就是欧美基督教、新教国家、国家,也不可能去读这份以异端神明起誓的玩意儿。

  其实,希波克拉底誓言甚至都不是希波克拉底本人创作的,而是后人杜撰。

  就如同华夏的黄帝内经一样,希波克拉底誓言也是数百年后的后人托古伪著,最终名扬四海,成为经典。

  如今中外医学生念的誓言,除了在宣誓的形式上还有一点当初的影子,与它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客观来说,以希波克拉底为代表的一大批西方先哲对于医学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解剖人体,了解人体构造、功能方面,确实要比“心之官则思”的古典东方医学要进步不少。

  但张子凡认为,将简单地现代医学定义为西医,同时将中医的定义局限在以中古、近古时代的汉民族传统医疗技法为手段的医学,这是相当不公平的。

  西医、中医之争论,还是应该追本溯源,回到这两个词语本身的字面意思。

  西医,就是西方医生的医术。

  中医,就是中国医生的医术。

  不要用意识形态的东西去过度解读。

  世界各地医学,都是现代医学的源头。

  包括现在看上去相当不开化的沙漠狗大户们,曾经也创造过远超西方世界的医学,并且对传统西医和传统中医造成过深远影响。

  因此,不能简单的将西医,尤其是传统西医和现代医学等价。

  传统中医,在日本称为汉医,越南称为东医,韩国称为韩医

  最后这个确实最凑不要脸。

  但不管怎么说,从文化和传承上,传统中医对于东亚文明的发展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在现代医学的完善进步中,它也是一个重要的宝库,在古希腊医学这个干流之外,也是一股强有力的支流。

  今时今日的华夏医务工作者,在传承着希波克拉底等古希腊先哲的精神的同时。

  也不能忘记“善言天者,必验于人善言人者,必本于天”这样中华先哲的智慧。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在张子凡的带领下,大家庄严的完成了宣誓。

  看着一张张稚嫩青涩的面孔,张子凡希望他们能永远记住今天自己许下的誓言。

  记住自己发的誓是:“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而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宙斯众神,不是什么小资格调拉满的希波克拉底。

  众所周知,医学生的课程是出了名的多。

  而将本科五年甚至更多的内容压缩到三年,课程的紧实更不用说。

  实际上,如果不是有自习室、图书馆、教学楼等多种建筑加成,以及双双达到v7的专注光环和名师光环笼罩,张子凡估计期末考试的成绩一定会惨目忍睹。

  医学导论张子凡、王斌,15学分

  医学史张子凡、杨婷婷,2学分

  细胞分子学张子凡,3学分

  动物学柳小南,2学分

  基础化学林益辉,15学分

  有机化学林益辉,2学分

  组织学与胚胎学坎贝尔,35学分

  系统解剖学袁强,3学分

  人类学简史邓聪,25学分

  微生物学石晓雅,2学分

  医学实验王晶晶,2学分

  预防医学安东尼福奇、珍妮惠特曼,3学分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方国华,2学分

  体育李景旺、杜兰特,3学分

  除了周末,学生们的课表几乎被各种各样的课程塞满。

  而且等到大一下学期,各个专业的专业课程开始后,学习强度会更大。

  当然,大学毕竟不是高中,学生不可能一直都在学习,而不参加娱乐活动。

  张子凡还很贴心的组织了“细胞培养大赛”、“外科结研究协会”、“刷试管大赛”等一系列同学们喜闻乐见的文体活动。

  不过即便是这样,张子凡还是被一个名叫管如潮的孩子拦住提问道:“校长,请问我们没有英语课吗?英语可是我最擅长的学科啊!”

  其实管如潮的英语也实属一般,高考只有100分出头。

  但作为帝都学子,他从小接触各种高水平的英语老师,还有外教小班化辅导。

  无论是口语还是听力,水平都远在小城市和农村的孩子。

  在数门科目受到打击之后,管如潮本想通过英语扳回一城,却猛然发现,学校居然没有开设英语课?

  “大学英语啊”

  张子凡摸了摸下巴。

  原本他是不打算开设英语课程的,毕竟自己在实验里都提倡无外语交流了,英语的重要性会逐渐降低。

  不过转念想想,美英加澳新这盎格鲁撒克逊五眼联盟,确实依然牢牢把控着世界医学研究的主导。

  虽然不提倡自己的学生用英语写论文,但如果连国外的医学资料都看不懂,这就有些尴尬了。

  再者,浩然医院国际部,一向都本着让外国友人宾至如归的宗旨,推出每小时500美元的英语服务、每小时700美元的其他外语服务。

  不是每个老外都有唐堂佳子那样,为了省钱而苦练中文的决心了。

  因此外语服务费也是国际部的重要收入来源。

  如果年轻一代浩然人全都不懂英语的话,不利于未来割韭菜。

  此外,国家也规定,想要专升本的话,必须通过英语三级考试。

  以这些学生的资质,过个三级肯定不在话下。

  但关键也得开设课程不是。

  想了想,张子凡表示认同:“管同学,你说得很多。正好我认识一个朋友,看上去无所事事的样子,我会请他按时来上课的,他的伦敦音相当标准。”

  张子凡做出承诺的同时,远在伦敦的老安德森毫无征兆地打了喷嚏,接着继续训斥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如果说,有一个同学去向校长申请加课,校长也同意了。

  这导致原本就非常紧张的课程变得更加拥挤。

  一般情况下,这个同学肯定会成为“全民公敌”,受到全校同学的鄙视,下场不比喜欢打小报告的告密王好多事。

  但这一期都是反过来的。

  听说管如潮成功说服校长增加一门课程的管如潮非但没有受到其他学生的欺负和霸凌,反而收获了同学们的欢呼和掌声。

  原因无他。

  同学们都太想进步了!

  好吧,主要还是为了学分。

  只有足够多的学分,毕业后才能找到满意的工作。

  所以能搞来学分的管如潮,不仅仅成为了大家心目中英雄,还获得了对门寝室点外卖自动加一份的特权。

  总之,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除了李景旺是不是丢几个来宣传校园贷的托出来之外,办学过程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10月5日。

  国庆期间杨婷婷回了一趟成都。

  张子凡跟着柳小南上山野采,收获蚊子包十几个。

  确切的说,按照小南的说法,这并非蚊子所为,而是一种名为小咬的昆虫攻击了自己。

  张子凡一边涂抹药膏,一边询问柳小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灭绝这些可恶的生物。

  张子凡之前在新闻中听说过,似乎可以通过大量释放“太监”蚊子的方法,控制蚊虫的种群数量。

  不过柳小南告诉他,完全消灭是不可能的。

  无论是蚊子、苍蝇、还是小咬,这些双翅目昆虫都是有着独特的生态位,为我们环境的稳定做出贡献。

  张子凡听后,也只能作罢。

  依靠科学的力量灭绝苍蝇蚊子还不太可能,但依靠科技,实现不打针、不吃药、不撸铁、不出汗的超级减肥法已经悄然面试了。

  这款名为“浩然吸脂宝”的产品由柳小南担任总设计师,选用全天然方法,立竿见影地让人减去脂肪。

  在这样神奇的效果之下,减脂的妇女看向那些蠕动的蛆虫都觉得可爱了起来。

  由于吸脂宝并不是药品,所以并不需要严格复杂的四期实验。

  但吸脂宝显然属于动物制品,因此依然需要慎重地进行实验。

  因此,浩然医院再一次贴出了招募实验者的告示,并在官方公众号上发送了通知。

  要知道,之前浩然医院已经陆陆续续招募了好两拨实验者,不少拿到奖金的患者,都已经真香过了。

  但这一次,无疑是条件最苛刻的一次。

  “实验者要求:

  男:体重大于100公斤,

  女:体重大于40公斤

  无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全身系统性疾病。

  总报酬:1800元。”

  感谢书友20171022212537340朋友打赏1000起点币

  感谢天生幻象狂朋友打赏200起点币

  ps,明天烧卖副主任医师考试,求祝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