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紫璎听他说没事,放下心来,不过还是瞪了自己的师兄一眼:“师兄,你干嘛要下这么重的手呀?还好玄翌的武功不错,不然非被你打出内伤不可。”

  南宫钰炫尴尬地摸摸鼻子:“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真是胳膊肘往外拐,有了心上人就不在意师兄了。”

  诸葛瑾玉听到这里,心里一咯噔,这小子不会是看上他的徒弟了吧!

  他又看看自己的宝贝徒弟,注意到她不时地看看那个臭小子,说他们之间没有猫腻,打死他都不相信。

  他直接了当地问道:“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子了?”

  百里紫璎尴尬地笑笑,没想到师父居然这么直接,让她怎么回答呀!

  东方玄翌倒是没有隐瞒:“师父,我与紫璎情投意合,想与她喜结连理,希望你能答应把她嫁给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她的,绝不会让她受委屈。”

  诸葛瑾玉嗤笑一声:“就是没有你,也没人敢给她委屈受。”

  他转头望着自己的徒弟,眼神深邃:“紫璎,你是怎么想的?”

  百里紫璎看东方玄翌把什么都说了,也不再装鸵鸟了:“师父,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喜欢他了,这辈子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诸葛瑾玉有点恨铁不成钢:“你刚刚及笄,他看起来比你大了好几岁。而且你们才认识多久,就非他不嫁了?武林大会上有不少的青年才俊,还是多看看再说。”

  东方玄翌自信地插言:“我有权有势有颜,他们有我优秀吗?”

  诸葛瑾玉被问得噎住了,放眼四国,年轻一辈中,还真的没有比战王更厉害的人了。

  诸葛瑾玉瞪了自己的徒弟一眼,真是女大不中留,也不知道帮他说话,还看起他的笑话来,真是该打。

  他知道战王很优秀,也不简单。

  可是他希望自己的徒弟嫁给一个普通人,不要卷入皇室的纷争之中。

  只是看来这个愿望要落空了,看两人的黏糊劲,恐怕很难把他们分开,要是硬来可能会起到反效果,还是顺其自然吧!

  他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在同辈中是佼佼者,只是紫璎身份普通,恐怕入不了你父王和母妃的眼。”

  东方玄翌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师父,你就放心吧!只要我喜欢的,他们都会喜欢,他们会尊重我的选择。”

  诸葛瑾玉挑挑眉,问的问题更加犀利:“那要是让你永不纳妾呢?”

  百里紫璎目光灼灼地看着他,想看他怎么回答。

  东方玄翌毫不犹豫地道:“此生有紫璎一人足矣!”

  百里紫璎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她果然没有看错人,战王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诸葛瑾玉对他的印象好了不少:“希望你说到做到,我会在一旁看着你的。”

  东方玄翌面露感激地道:“多谢师父的认可。”

  这时候,旁边的几个房间门一一打开了,都诧异地看着他们。

  柳璞瑜快步走了过来,站在诸葛瑾玉的身边,小声的问他:“大哥,出了什么事了?”

  其他人也都围在他的周围,眼睛紧紧地盯着东方玄翌。

  东方玄翌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被这么多人看着,泰然自若的站着,一点也不慌。

  诸葛瑾玉理理衣袖,淡然地开口:“没事,只是找到我的徒弟了。”

  又笑着为他们介绍道:“来,你们互相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徒弟百里紫璎。”

  大家都一致的看向了百里紫璎,这个小姑娘就是他的徒弟,这也太漂亮了吧!

  然后又把身后的人,一一介绍了一遍。

  百里紫璎乖巧地给大家行了一礼:“紫璎见过各位叔伯婶婶,弟弟妹妹!”

  柳璞瑜笑着不住的点头:“大侄女不用这么客气,没想到大哥收了这么容貌绝色的徒弟,难怪要藏着掖着了。”

  百里紫璎看他与师父说话随意自然,知道他们的关系一定很好。

  诸葛瑾玉看他说话没个分寸,刚想发火。

  柳璞瑜眼尖,乘着大哥发火之前,又疑惑地问道:“大哥,那这位是?”

  诸葛瑾玉有些不爽地给他们介绍:“这位是战王爷。”

  大家一惊,忙拱手行礼:“见过王爷。”

  东方玄翌忙抬手:“不用多礼,你们都是紫璎的亲人,也是我的亲人。”

  大家都蒙了,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有听没有懂。

  东方玄翌好心地为大家解惑:“我是紫璎的未婚夫。”

  大家又是一愣,柳璞瑜傻傻地说道:“没听大哥说起呀!何况侄女才刚及笄,大哥也舍不得她这么早就出嫁吧!”

  诸葛瑾玉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以为他愿意呀!

  东方玄翌淡淡地说道:“我们可以先定亲,过两年再成亲。”

  诸葛瑾玉的脸色这才好看起来,这还差不多,没想到战王蛮通情达理的。

  柳璞瑜脸色还是有些不愉:“没想到刚与侄女见面,就听到这样的消息,真是令人不爽呀!”

  东方玄翌淡淡地撇了他一眼,眼神凌厉,让人不寒而栗。

  柳璞瑜被看得头皮发麻,他也没说错呀,好好的白菜,刚成熟,就被猪给拱了。

  虽然王爷现在看起来还算靠谱,可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皇室中感情可是淡薄得很。

  闵元白对他的印象也好了不少:“还希望王爷以后好好待紫璎,要是对她不好,我们可是不答应。”

  边说边用手指指身后的人,他们这些人可也不是吃素的。

  百里紫璎很感动,师父认识的人都侠肝义胆,不畏强权,连王爷都威胁上了。

  她看了东方玄翌一眼,发现他并没有生气,眼底似乎还有欣赏之意。

  果然不出她所料,东方玄翌最欣赏这种有英雄气慨,不趋炎附势的人。

  他淡笑着开口:“你们放心吧!好不容易遇到心仪的女子,必定真心相待,永不相负。”

  大家很满意他的态度,看他心意也十足,对他又满意了几分。

  诸葛瑾玉看大家都对战王很满意,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他都还没说什么,有他们什么事,都来凑热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